【最美一线员工】我的师父老汤
来源:水电八局 作者:赵鹏翔 时间:2018-12-07 字体:[ ]

他,是一个很有脾气的人。“不行,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赶紧走,别让我骂你,安全不容马虎!”他满脸通红。

他,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法律法规可是有规定的哦!”他皱着眉头,不苟言笑。

他,是一个很讲求速度的人。“快点走,你没吃饱吗?”检查时他把我甩得远远的,然后瞪大眼睛。

他,很容易被人记住。褐色的瞳孔透着深邃,仿佛是泥潭可以吞噬一切,又好像是小太阳不敢直视;可能是因为将一生奉献给了工程,他的眼睛装着太多的故事,装着太多的血汗,兜不住了,所以看谁都像怒目而视。

他,快退休的年纪却并不感觉苍老,往工地上一瞅,走路走得最快的准是他。对事业的热爱让他不知疲倦,爬排架、登高梯、查系统,他用脚丈量着每一寸土地,却又有缩地成寸的本领,偌大的工地在他的一步一量中安全无恙。

他,有时却又很苍老。“我再干两年就退休了,现在身子骨不行了,干不动了,我也可以享福去了。”他总是笑着说道。他就是我的师父--水电八局白鹤滩砂石拌和项目部安全总监汤志斌。

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我记忆犹新。第一次新人见面会上,我问他:“怎么才能快速的成长,成为一个合格的工程人。”他正了正坐姿,理了理衣服,一脸严肃:“要能吃苦,特别能吃苦,努力学习,再努力学习。”这是他对我成长的建议,也是对我的期盼。

他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这件事:那是一次用电安全专项检查,当检查到一个配电箱由于临时用电多接了一个用电器,造成一闸多机时,他涨红了脸质问配电箱责任人:“这谁接的线,是不是你接的?”责任人赶紧解释:“不,不是我,是在这里修理机器的人,他们没地方接线,直接就这么乱接了。”“那你还不赶快把这线拆了?”“嗯,我这就拿钳子去。”

等电工拿来钳子,他在一边指着配电箱道:“把这些线都拆了,线头也剪了。对,线头也剪,不服让他来找我!”然后转头看着我:“这种情况是绝对不允许的,记住了,这叫一闸多机,以后遇到这种情况直接用剪刀给他剪了!”随后又用手指着主任:“你把这事给我记下来,按照规定,罚款500,下午让他来办公室签字。”他的雷厉风行让我印象深刻。

为了工作方便,师父把办公室搬到了安全环保部,当乱接了线的人来时,我正好就在旁边。

“你也是老师傅了,怎么这么接线呢?你这么接线是要出问题的。”

师父把手机打开,照片调出来,摆在了他的面前。

“这个呀,您听我解释!”

“这有啥好解释的!这是照片,你说你这么做对不对?”

“您听我说,那里接线的地方本来就没啥,我就用两天……”

“你有啥说的?规章制度在这儿摆着呢你有啥说的?”师父打断他的话,怒目而视。

“我只……”

“没有借口!没有理由!”师父再次打断他的话,好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涨红了脸,小太阳般的双眸火星四射,让人无法直视。

乱接线的师傅只得老老实实承认错误。

“我这都算是客气的,我都没有说脏话!”师父点燃一根烟,猛吸一口,转动椅子,面朝我们,对着我们说。

“错了就是错了,有啥好解释的,改好不就完了吗?”师父看了我一眼,看我有没有认真听,我赶紧避开他的目光。

“记住了,我们搞安全的,不能听他怎么解释,规章制度在这里摆着呢,你不按规章制度走,有啥好解释的。”师父好像是看着我说完了这句话,我不敢抬头,怕陷入他的目光中,这一刻,仿佛做错事的就是我一样。

你可以说他古板,可以说他脾气暴躁,却不可以说他不是一个好的安全工作者。当他一字一句说出安全生产法某条某项时,当他一层一层地爬上排架检查隐患时,当他为了一个小小的螺丝喋喋不休时,你会发现,“口舌硬”“古板”“脾气差”“严肃”“铁面无私”这些词语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时,是多么的和谐。

仔细想想也是,不让别人恨你、怕你、惧你,你没有说一不二的气势,不走循规蹈矩的路子,怎么才能保证安全?

我抬头对上了他的目光,突然又想起他的那句“我再干两年就退休了,现在身子骨不行了,干不动了,我也可以享福去了。”我又低下了头。

师父虽然工作上很“硬”,但他却有一副热心肠。

那是中标不久,项目部第一批员工刚刚进驻旱谷地的时候,项目部离村庄很近,村子里的青壮年大多外出谋生,只留下老人和小孩。为了开展前期移民征地工作,项目部成立了移民工作小组,我的师父便是移民工作小组的代表人物。

他总是天不亮就起床安排着一天的事宜,这家的老人行动不方便,记得掺着点;那家有个襁褓婴儿,记得给人买点东西哦。这家人往哪搬,那家人要去哪,每家每户他都了如指掌,都像亲人一样对待。

收获的季节到了。“这些都是辛苦了一年种出来的,可别糟蹋了。”他挥舞着锄头,自言自语。“红薯不是这样挖的,你看我教你怎么挖。”他一把抢过锄头,自顾自地蹲下,用手小心翼翼刨着,就像在出土一件价值连城的古玉。“你看!”满是泥土和汗水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就这么刨,看明白没有?”

他就是这么一个有点“矛盾”的人。

从1983年至今,从一名普通的汽车修理工到汽车驾驶员再到如今的安全总监,他将35年献给了工程,把其中的14年投入到了金沙江畔。从溪洛渡到白鹤滩,他一笔一划地绘出了安全的蓝图,一步一印地走出了自己的传奇。这句“我再干两年就退休了,现在身子骨不行了,干不动了,我也可以享福去了”的话语里包含了多少的无奈呀!

时隔多年之后,金沙江继续奔腾,白鹤滩水电站威严矗立。这山,这水,消逝了我们的身影,一花,一木,不再留下我们的痕迹。彩云之下,人们诉说着大国崛起,又能否提到:有这么一位老人,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在自己的岗位上奋斗一生,不求铭记。

金沙涛涛浪比高,

白鹤巍巍冲天豪。

壮志未了不再少,

只愿膝前继空辽。

这,就是工程人。累了一辈子,苦了一辈子,但也甜了一辈子,乐了一辈子;较真了一辈子,严苛了一辈子,但也标准了一辈子,规矩了一辈子。一个人的一辈子,太短!千千万万个工程人的一辈子,却很长。他们的人生是朴素的一辈子,奋斗的一辈子,精彩的一辈子。正是无数的这样的一辈子构成了我们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新篇章的壮阔底色!正是无数这样的一辈子,提醒我们新一辈继续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